第八四零章 原来是掉帧穿模,如何挖出隐藏设定

小说:一品修仙 作者:不放心油条
    有一说一,惊讶过后,秦阳稍稍一想,他有啥可惊讶的,十二师里,有两个半是女的,连半边天都不到,其实还少了。

    世人多有固有观念,总觉得女儿身总会比男子弱一点,可这不是还有巾帼不让须眉之言么。

    十二师里的其他人,估计知道梦师真身的,顶多一两个。

    她修的大梦真经,以梦入道,算起来比幻师还要飘忽一些,真身从来不出现,其实也没什么可意外的。

    想当年在念海里,遇到的那个梦师,一心求死,等着他去超度,估摸着也就是把他当成了个工具人。

    以目前的情况看,他的超度,的确会让亡者,在亡者之界里,直接越过很多流程。

    整个亡者之界都是由众生设定的,在亡者之界没出现之前,便已经有人设定好了一些东西,让这些东西,成为所有人都默认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么,亡者之界出不出现,也都对他们做的准备,没有什么太大影响。

    但这些,秦阳其实并不是太在意,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亡者之界似乎特别特别大,他不可能独霸所有东西的,他想要的,现在其实已经有了,后面怎么发展,谁会去夺得什么好处,他拦不住,也没打算拦着。

    说什么争权柄,也只是逼梦师出来而已,而且,真的是顺口一说。

    梦师直接出现了,那便证明了,梦师的确是要掌控这一部分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也证明了,亡者之界里,也的确存在权柄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而权柄这个词,绑定出现的词叫做神祇。

    说实话,秦阳对神祇一点好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现在见过的曾经在上古存在过的大佬,无论性情如何,无论什么立场,一个对神祇有好印象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他从侧面打过交道的两位天帝,也没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成神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见人而已,梦中虚幻,却比之现实更加真实一点。

    我的真身,在很久很久之前,便已殉道,我以己身化道,融入梦之一道,此刻亡者之界开辟,我便是梦之一道。

    在这里,任何人都无法夺走梦之一道的权柄,我不想成为那种神祇,我跟他们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梦师自顾自的说着,说的很自信。

    秦阳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快拉倒吧,你要是真这么自信,真的跟你说的一样,你理我干嘛?

    看把你吓的,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我是那种夺人所好的人么?

    这里都还没演化完全呢,你掌握个屁的权柄,诓别人还行,还想诓我,当我吃干饭的么?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不咋样,我就是想问你点事而已,念海里的梦师,是你的化身?”

    “噢,那是我的梦身,平时见外人的时候,都是用那个,我不想用我的真身见人。”梦师暗暗松了口气,这些问题,她倒是没啥可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那被你拉出来挡枪的王百强呢?”

    “他啊,本来是我的一个梦身的后人,可是,他不知道怎么的,觉醒了天赋,拥有了我那个梦身的能力,不过他跟我没什么关系,也不是我的化身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刚才我去见到的,的确是王百强?是给他托梦了么?”

    “托梦……”梦师琢磨着这俩字,点了点头:“倒是挺贴切的,的确算是托梦,他梦到的的确是你,众生皆有思,皆有意,此界便是以此演化出来的,以梦为桥,的确可以,只不过我没试过,我不喜欢跟人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有关亡者之界的事,上古地府的布局,你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殉道之后,存在于众生梦境,游走于众生梦境,意外知道了上古地府的布局,我就跟着参合了一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阳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现在倒是觉得,梦师就是眼前这个形象,眼前这个性子,倒是还挺正常的。

    这货简直是个典型的史诗级自闭死宅,对于外面的世界,外面的人,非常的抗拒,若是没有绝对的必要,她可能一辈子不跟外人接触,不跟外人说话。

    所以她放弃了现实的世界,全身心的沉入到梦境的虚幻之中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梦对于她来说,便是真实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恐怕也只有如此,将一件事做到了极致,再加上本身就有天赋,她才能以梦入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看我了,我真不会跟你抢,看把你吓的。”

    眼见梦师似乎还有些警惕,秦阳不屑的撇了撇嘴,谁会跟她去抢这种鬼东西,而且,梦师说的没错,的确没人能抢得过她。

    不是谁都能心甘情愿的化道。

    “再问你个问题,你送我那个书壳,以后还能用来给王百强托梦么?”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吧,不过要在他的天赋发挥的时候,才能托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托梦么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梦师一脸警惕,果断摇头。

    秦阳权当没听见,自顾自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权柄全部都是你的,我可以一点都不要。

    但我要是有事需要你帮忙托梦的时候,你顺手帮忙传个信,总没问题吧。

    这对于你来说,完全是轻易可以做到的小事。

    好处则是,你可以完全掌握这里的权柄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梦师有些纠结,在完全掌握权柄,和需要去见外人之间,纠结了好半晌之后,她才缓缓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只传个信,不跟人说话,而且,托梦这种事,我推演过了,我也不能随便托梦,得看运气,而且,就算是能,我也不知道能给谁托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慢慢来呗,那你继续,我就不叨扰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秦阳客气的一拱手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甭管真假,反正看情况,梦师是不打算跟他多说那么多,把梦师叫出来,她都有些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还是客气点好了,反正秦阳本身也没打算,掌握这里的权柄什么的。

    有梦师在,他再怎么争,顶多也就是拿到一点边角料,还不如大方点,先安了梦师的心。

    从梦境出来,秦阳看着手中捧着的书壳,随手将其收起。

    这东西,算是他在亡者之界得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了,不定时不稳定的跨界通讯工具,理论上应该可以持续用。

    这对于秦阳来说很重要,在这里的时间越久,他自己都能察觉到,跟生者世界的割裂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因为他现在对时间的流逝,越来越不敏感了。

    他也大概明白了,为什么那些化作不祥,或者死后很多很多年,依然没疯的家伙,到底为什么。

    可能对他们来说,千年只在弹指一挥间,压根没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真要是让他们都跟生者一样,能细细感受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,却什么都不能干,甭说几万年了,几百年过去,还不疯的都是巨佬。

    秦阳自己已经不记得,他来到这里多久了,到底是二三百年还是四五百年。

    若是再这么下去,可能真等到他好到办法复活的那天,他回去了见到的,可能已经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遍布光球的虚空世界,秦阳正琢磨着怎么往前走呢。

    便见一座彩虹桥,出现在他的脚下,指引着他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秦阳乐了,得,这是遭人嫌弃了,梦师主动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顺着彩虹桥,一路前行,周遭的一切,都开始飞速的倒退,最后化作迷蒙的光带,他尚未感觉到什么的时候,双脚已经踩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回头望去,是一望无际的云海,透过云层的间隙,看到了下方的大地,似乎就是黄泉之地。

    而脚下所站的地方,是一座巨大的浮空岛。

    秦阳蹲在边缘,看了好半晌,琢磨了好半晌,忽然有些失笑。

    原来那个满是光球的虚空,根本不是走出黄泉,便能抵达的。

    走过了黄泉,来到的应该就是脚下的浮空岛。

    能进入那里,可能也是因为他用的掉帧之法,走出了黄泉,而且正好他会大梦真经,这才在掉帧之后,直接掉到了那片梦境的过场世界里。

    简单说,他钻漏洞的时候,一不小心穿模了。

    梦师不太待见他,还有点紧张,也算是彻底弄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般死灵,根本不可能进入那里,能进入那里,自然有希望有资格夺得那里的权柄。

    秦阳去翻开故事书瞅了一眼,果然,故事书上,压根没有那里的任何记载,仿若那里是根本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在拿出书壳看了一眼,没任何变化,尝试着入梦术进去。

    的确是可以进去,但进去之后,就是一片纯白的世界,什么都没有,代表着王百强梦境的大门,也没有出现,梦师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以前他还真的没把王百强往梦师这边想过。

    梦师的一尊梦身,留下的后人,变成了梦珂氏,再到后来,变成孟轲,再变成孟姓,散布天下,发展到今日,天下的孟姓何其多,梦珂氏还存不存在,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想到,一个姓王的,会是姓孟的族人。

    联系不上王百强,秦阳只能遗憾的暂时放弃,毕竟能跨界联系,都算是大机缘了,信号不好什么的,不能强求。

    蹲在浮空岛的边缘,瞎琢磨了好一会,忽然,秦阳的神情一动,耳朵动了动,转身遥望向浮空岛的深处。

    隐约间,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施展思字诀,捕捉周遭所有的细节,将其他的全部剔除之后,细微的牛叫声,被他捕捉到。

    哞哞的牛吼声,连成一片,似有群牛嘶吼,穿透力极强。

    秦阳周身力量一转,身体浮空而起,运足目力,远眺而去,去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牛的嘶吼声……”

    秦阳喃喃自语,不禁脑洞大开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有牛头出现吧,不对吧,上古地府跟我印象里的地府不一样,这个亡者之界也跟我印象里的完全不同,以前也没听说过有牛头啊,哪来的牛吼声?”

    要说一声牛吼也就算了,可能有什么死灵是牛妖,但一群的话,哪来的牛妖这么厉害,能出现一群,跨越黄泉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总不至于他们能直接跳过苦海和黄泉,直接空降到这里吧。

    快别扯淡了,真要是随便一堆牛,都能空降到这里,他费那么大劲,才来到这是图啥。

    一路疾行,什么东西都没碰到,这里似乎什么危险都没有。

    飞了三天之后,才看到远方,一点极为醒目的红色,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一颗数百丈高的巨树,立在这片荒芜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巨树树干笔直,树冠上千丈宽,树叶形如枫叶,色也如枫叶,只是那种红,似是沁了血,刺目无比。

    一阵劲风穿过,树枝随风摇曳,阵阵似是群牛嘶吼,却穿透力极强的声音,也随之出现了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秦阳立刻觉得心神摇曳,莫名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劲风化作微风,裹挟着一阵异香,从远方传来。

    香气不浓烈,有一丝蜜糖的香气,又带着一丝檀香,似乎还有一丝花香,一丝清新的草木香,那香味仿若萦绕鼻尖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伴随着香气沁入,秦阳莫名生出一种,他在开始复苏的错觉。

    秦阳没急着向前走,继续先翻故事书。

    查找能对应的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很快,翻到了一条还在闪烁的设定。

    “山有异树,形如枫,声振如牛吼,异香千里,经久不散。”

    说了跟没说一样,重要的信息,一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种杂草都长不出来的破地方,长出来一棵树,脑残都知道,这棵树肯定是什么了不得的宝物。

    果然,等到秦阳靠近到这颗树附近的时候,就见已经有不少先来的死灵,在这里陷入了对峙状态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这棵树是什么,也不影响他们去争。

    秦阳没太靠近,四下打量了一下,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都死了,还要来跟死灵来争宝物,最后十有八九又是老规矩,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,这不还是要打起来。

    打什么打,他就不喜欢跟人打架。

    退后了一段距离,感觉听不到特别清晰的牛吼声,也不会一直嗅到异香的时候,秦阳随便找了个山头坐在那里,眼睛一闭,留下一点意识防备,然后钻进海眼里开始研究故事书。

    他已经摸清楚故事书的套路了,显示设定的时候,有时候显示不全,或者说,没法将所有的细节全部显示出来。

    秦阳推测,可能是显示出来的就是最基础的设定,而剩下的,都是在演化中不断调整之后才确定的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秦阳称之为隐藏设定。

    他没法直接看出来隐藏设定是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呢,他可以去试,用最简单的穷举法一点一点的试探。

    在设定没有完全定下之前,他是可以顺着原本的设定方向,做补全设定的。

    若是不符合隐藏设定的东西,肯定是不能被接受的。

    能被接受的,显化出来的,必定是完全不跟隐藏设定相悖的,或者,显化出来的,本身就是原来的隐藏设定。

    秦阳现在什么都不多,就是时间多,慢慢试呗。

    反正那些人爱争就去争吧,真是死了就不怕死了,也不想想,这破地方,出现过什么算是完全有益无害的东西么?

    一样都没有,基本都是有大凶险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牛吼声,如今虽然没感觉到什么伤害,可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做不得假。

    还有那异香,谁知道是不是潜藏者大凶险在里面。

    再者,自己先打生打死了半晌,独占了那棵树,怎么利用?

    是砍了当木材?

    万一砍了树,会当场暴毙呢。

    还是树叶可以入药?

    那也有可能是看似有益,实则是剧毒的东西。

    谁知道?

    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秦阳对这棵树有非常大的兴趣,但对于打生打死,则是一丁点的兴趣都没。

    有这个时间,先去补充设定吧,用穷举法,一点一点的试探出这棵树的底细再说。

    秦阳退走,在那边对峙的死灵们,却都没在意,他们巴不得所有死灵都是这么识趣。

    一个头生双角,人身牛鼻子,看起来倒是很忠厚的大妖,瓮声瓮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棵树能发出阵阵牛吼声,我听了半晌,勉强能听明白一点,此树的诞生,跟我牛魔一族的先祖,大有渊源,我可以先去冒险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人立而起的畜生,着实难吐人言。”远处,一个人族死灵毫不客气的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任何世界都少不了的争斗,一触即发。t21902181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8 斗罗大陆网 All Rights Reserved.